yabo998丶cn鸭脖

  会员制显然在目前的大背景下并不可能成为主流趋势,拿会员的钱来运转球队,而放弃自身造血和盈利的模式显然对于走商业化多年的英超是个异类存在,更遑论现在格雷泽完全通过暗渡陈仓把曼联变为了私人财产,要他把如此会赚钱的一家实体俱乐部通过转卖或者股份拆分的形式给与他人,贪婪的美国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所以结论很明显,英超有一个异类的阿森纳存在已经足够了,毕竟温格本来就不是工业城市里的产物,这个异教徒带来的技术流风格也算是一种大胆尝试,作为英格兰的球迷也乐得开心看一种英伦大陆以外的风格在英超本土生根发芽而暂时放下了打小痴迷的肌肉放铲长传冲吊的传统坚持,但如果要连本土的红魔和红军都玩这些不伦不类的会员制,试图拿会员(无论是财团还是普通民众)的钱来不计后果的组建如银河战舰这样大而无当的马戏团球队糊弄球迷,而且是最热血和澎湃激昂的英格兰球迷,那后果就是球场的空空如野,无论是任何一家球会的球迷,支持的永远是存在于他们儿时记忆中的传统,他们更乐意在周末打着一把伞手拿喇叭啤酒三五成群的来到球场为自己所在地区的球队欢呼呐喊,而不是作为股东行使着取悦普罗大众的使命,这就是文化的差异所带来的不同,英格兰球迷享受的是一种呐喊欢呼声响彻球场的刺激感觉,球场的气氛是他们痴迷的,而西班牙球迷则沉醉于场上的舞者所舞动出的球场最强音的表演,华丽的唯美的视觉刺激才是他们到现场追求的根本,正是这两种文化才孕育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球队生存方式,曼联的生存方式通过历史和时间的检验证明了他的成功,所以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何需旁窥他人弄得个矫枉过正的后果呢!

  因为这涉及到一个传统、制度和环境等问题。其实会员制是相对落后的制度,不利于俱乐部的稳定发展。

  英超是联盟制的,也就是说,英超是一个大的总公司,总盈利是给各个俱乐部分红的

  会员制显然在目前的大背景下并不可能成为主流趋势,拿会员的钱来运转球队,而放弃自身造血和盈利的模式显然对于走商业化多年的英超是个异类存在,更遑论现在格雷泽完全通过暗渡陈仓把曼联变为了私人财产,要他把如此会赚钱的一家实体俱乐部通过转卖或者股份拆分的形式给与他人,贪婪的美国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所以结论很明显,英超有一个异类的阿森纳存在已经足够了,毕竟温格本来就不是工业城市里的产物,这个异教徒带来的技术流风格也算是一种大胆尝试,作为英格兰的球迷也乐得开心看一种英伦大陆以外的风格在英超本土生根发芽而暂时放下了打小痴迷的肌肉放铲长传冲吊的传统坚持,但如果要连本土的红魔和红军都玩这些不伦不类的会员制,试图拿会员(无论是财团还是普通民众)的钱来不计后果的组建如银河战舰这样大而无当的马戏团球队糊弄球迷,而且是最热血和澎湃激昂的英格兰球迷,那后果就是球场的空空如野,无论是任何一家球会的球迷,支持的永远是存在于他们儿时记忆中的传统,他们更乐意在周末打着一把伞手拿喇叭啤酒三五成群的来到球场为自己所在地区的球队欢呼呐喊,而不是作为股东行使着取悦普罗大众的使命,这就是文化的差异所带来的不同,英格兰球迷享受的是一种呐喊欢呼声响彻球场的刺激感觉,球场的气氛是他们痴迷的,而西班牙球迷则沉醉于场上的舞者所舞动出的球场最强音的表演,华丽的唯美的视觉刺激才是他们到现场追求的根本,正是这两种文化才孕育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球队生存方式,曼联的生存方式通过历史和时间的检验证明了他的成功,所以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何需旁窥他人弄得个矫枉过正的后果呢!